浙江工商大学学报

2021, No.170(05) 128-140

[打印本页] [关闭]
本期目录(Current Issue) | 过刊浏览(Past Issue) | 高级检索(Advanced Search)

书证提出命令制度的泛化适用与价值平衡——兼评新《民事证据规定》第47条
Generalization of Order for Production of Documents and Its Value Balance: Also on the Article 47 of New Rules of Evidence in Civil Proceedings

冯玉婷;

摘要(Abstract):

新《民事证据规定》第47条细化书证提出命令制度的适用范围,以期达到书证提出命令发现案件真实和追求实质平等的制度宗旨。但是限制性规定的缺位,以及明确将涉及国家秘密、商业秘密或者个人隐私等特定内容之书证纳入制度的调整视域,直接造成书证提出命令制度的泛化适用,侵犯公民和法律特别珍视的特定利益,引发非理性的利益冲突与价值失衡。基于此,理当在坚持书证提出命令一般性适用之前提下,规定必要的除外事由,适当限缩其适用范围,并以严格限制下的秘密审查程序为补充,查明除外事由的存在,以更妥善的制度安排寻求发现真实与特定利益冲突之间的价值平衡。

关键词(KeyWords): 书证提出命令制度;泛化适用;利益衡量;限制措施;秘密审查程序

Abstract:

Keywords:

基金项目(Foundation): 司法部国家法治与法学理论课题“引入协同治理理论重构调解协议司法确认制度研究”(16SFB5020)

作者(Author): 冯玉婷;

Email:

DOI: 10.14134/j.cnki.cn33-1337/c.2021.05.012

参考文献(References):

扩展功能
本文信息
服务与反馈
本文关键词相关文章
本文作者相关文章
中国知网
分享